大话西游当年有多惨:演员打架作曲家求不署名周星驰公司亏倒闭

发布时间:2018-05-26 19:24:06

大话西游当年有多惨:演员打架作曲家求不署名周星驰公司亏倒闭

  20多年前,已是香港最当红的喜剧明星周星驰,和几个朋友组建了一家电影公司,名叫香港彩星电影公司,为了一炮打响公司知名度,他专门到香格里拉酒店去找刘镇伟,请刘镇伟执导彩星电影公司的“开山之作”。

  刘镇伟是当时香港最当红的喜剧导演,之前就与周星驰有着良好的合作交往。两人一番商谈后,刘镇伟说出了一个埋藏自己心底很久的构思:拍摄一部颠覆性的《西游记》,剧情梗概是--叛逆的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!直到唐僧出现,要求他同去取经。然而孙悟空是如此叛逆的人,他不应该如此顺从吧?所以孙悟空跳出五指山的第一件事,自然是要先放倒唐僧,杀了他,恢复自由!

  刘镇伟想拍这样一个叛逆的孙悟空,一个有血有肉的猴子。既然要有血有肉,孙猴子就得先是一个凡人,得有爱情纠葛,得有矛盾人生--大话西游的悲剧爱情故事就这么开始了。

  据说当时周星驰听完刘镇伟的构思后,惊呆了,他盯着刘镇伟的脸,足足一分多钟才回过神来,语气夸张的道:“是不是啊,有没有搞错啊?!”当红的喜剧导演拍爱情悲剧,喜剧演员拍悲剧,两人对这方面都从未涉猎,这对两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冒险。

  但最终刘镇伟还是以扩大观众群体这个理由说服了周星驰,最后两人拍板决定,去大陆拍摄,与西安电影制片厂强强合作。

  最初看到剧本提纲时,《大话西游》剧本并未引起西影厂更多的兴趣,但是考虑到周星驰的市场号召力和港片的商业利益,西影厂最终同意合作,并提供外景拍摄基地,1994年七八月间,《大话西游》正式开拍。

  为了拍好这部彩星电影公司的“开山之作”,影片投资方共投资了6000多万港元,这在当时来说可是大手笔制作,更兼刘镇伟担任导演和编剧,周星驰、朱茵、吴孟达、莫文蔚、蓝洁瑛、陆树铭、罗家英等知名大牌演员加盟,陈晓东担任武术指导、还有知名作曲家赵季平给影片配乐,包括摄影师都是香港顶尖配置,对于这部影片,周星驰有着一个宏伟的目标和很高的期待。

  为了赶上95年贺岁档,在100多天的时间内,拍摄工作分三组进行,A组由刘镇伟挂帅拍文戏,B组由程小东负责武打场面,C组在结束外景拍摄回到西安拍内景时组成,演员和工作人员赶场拍摄,时间紧张,辛苦异常。

  拍摄的过程中,周星驰和刘镇伟不断修改剧本、追求完美,虽然时间赶的非常紧,但片子质量却抓的很严格,甚至为了演好配角菩提老祖,周星驰要求刘镇伟亲自上阵,刘镇伟只好硬着头皮刮了个光头饰演菩提老祖。

  而周星驰是个想象力天马行空的人,很多经典场景都是他临场发挥加戏的,比如剧中那段经典台词:“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......”就是周星驰坐公交车时临时想出来的。

  这最终导致了一部影片已装不下这么多奇思妙想,刘镇伟只有改变计划,将原本完整的影片一分为二,分成了上下集。

  边拍边写剧本、赶工拍摄这些事情,在同行西影厂看来就颇觉不可思议了,几乎每个西影厂当年参加《大话西游》拍摄的工作人员,都提到当时时间紧张,工作辛苦。在一百多天的时间内,完成上下两集电影的拍摄,对于习惯密集型高强度劳动的香港演员来说尚且疲惫不堪,更别提慢工出细活的内地工作人员。

  而在整个影片完成拍摄之后,西影对完成片就更有异议了,在他们很多人看来,拍摄时间短、剧本不完善也就算了,整个片子结构肆意,搞笑恶俗、通篇插科打诨、完全是砸招牌的烂片格局。

  当时任艺术副厂长的张子恩认为,这影片不能代表西影厂的艺术追求,甚至只能算是文化垃圾。

  在这次合作中,西影厂投入一百多名摄制人员。而在影片开拍之初,香港、西安两地的演员就因为些琐碎问题发生争执,此后由于角色分配不均和双方沟通上的问题更使得双方拳脚相向。

  据饰演牛魔王的陆树铭回忆说:“当时都是真打架,因为剧组中有很多西安的武师,在沟通动作戏时就与合作方出现了矛盾,遭骂后就打起架来。最后西安的武师全被炒了。听剧组的其他人员透露,在一次群架中,甚至还有周星驰及其助手。”

  西影厂工作人员还透露,当时整个剧组乱作一团,香港方面的演员和制片人根本无法控制场面,武术指导程小东也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,不敢出来,最后还是由丁小鹏等几位西影厂的制片与武打演员的代表进行交涉,才缓和了整个局面。

  而剧组请来的知名作曲家赵季平,拿到剧本看了很多遍都没感觉,编曲不知道该从何写起,最后来拍摄现场找灵感,结果正好看到春三十娘大战牛魔王那一幕拍摄过程,只见“整个摄影棚挂满肠子和血管”,心里大为鄙视,认定此为烂片无疑,因此赵季平在为《大话西游》写完经典名曲《芦苇荡》后,对剧组提了一个特殊要求:片尾不要挂他的名字。

  就这样,在一片鄙夷的眼光中,《大线年元旦时推出,票房一度火爆,在两天内全港六十家电影院票房总收入500多万港元,稍逊于成龙的《红番区》。1995年8月《大话西游》在上海上映,后又在东北三省上映,票房也曾一度形势大好。

  然而,仿佛是印证了诸人的预言,《大话西游》的“开门红”并未持续太久,随后的整体发行却急转直下,即使在当时最为火爆的香港市场,也最终以2500万收场,在两个多月后发行的《大圣娶亲》最后的票房却只有2000万,与周星驰以前的影片票房相比,可以用惨淡来形容。

  而在北京,《大话西游》更是被当作发行失败的案例,1996年2月《月光宝盒》作为寒假影片推出,5月《大圣娶亲》登场,两部影片均只以20万左右的票房收场,有的电影公司在放映两天后就决定以国产影片换掉《大话西游》以免更多损失。

  当时观众认为大话西游恶搞经典名著西游记,整个电影不知所云,报纸影评骂声一片,被各大媒体评为十大烂片之一。

  大话西游的票房赔本,直接造成票房神话周星驰首次亏钱,最终还导致彩星电影公司倒闭,导演刘镇伟远走加拿大,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碰电影,曾经一度还想离开电影这个圈子。而主演周星驰则被人数落“做好演员本职就好!”此后很长时间里,周星驰确实收敛了不少,也不敢再有大手笔制作推出。

  在经历了票房不如意之后,《大话西游》就几乎悄无声息了,至多能听到一些搞笑、荒诞的评价,当时大多数观众感到费解的是一个故事怎么被好端端地拆解成两集,看得不知所云,而且看惯了六小龄童的齐天大圣美猴王,怎么也难以接受周星驰演绎的新版大圣,无厘头的周星驰怎么也开始煽起情演起爱情故事?总之,对于《月光宝盒》《大圣娶亲》,观众觉得除了怪,还是怪。

  然而,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经历了1995、1996两年的沉寂后,到了1996年底《大话西游》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。大陆盗版VCD开始猖獗,《大话西游》声名鹊起,观众的热情犹如滔滔江水不可阻挡,以病毒式传播于学生间、网络间,不懂《大话西游》,不看《大话西游》被认为是与时代脱节,根据《大话西游》 改编的各种版本的故事也随之而出,年轻人以其取之不尽的热情反复欣赏着廉价盗版带 来的欢愉,看《大话西游》成为像听流行歌曲一样普遍的事情。

  《大话西游》在坊间的大红大紫令主创人员都始料未及,周星驰和吴孟达还为了这件事专门讨论了一个晚上,试图了解现象级影片的产生原因,却也没能把大话西游为什么会火的事情搞明白,反倒把周星驰本人搞得挺莫名其妙。

  再次回归电影的导演刘镇伟也是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,他接受采访时说:“99年,王家卫打电话来告诉我,《大话西游》在内地受到北大、清华学生的追捧,当时我有点怀疑他是不是乱讲,我说不可能吧,我想不到电影史里有这样的例子,一般垮掉就垮掉了。过了几个月周星驰打来电话,这时我相信了,这个电影一定是发生了巨变。周星驰不会平白无故打电话给我的,他每一次打来都是有事情求我的。这时他已经去过北大做讲座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我的天,卖VCD的都赚钱赚得不得了!”

  说到以前,刘镇伟笑了:“很尴尬,那帮骂我的人更尴尬。北大学子,全中国最厉害的嘛,他们都说好,香港的影评又该怎么写呢?很多人就开始出来解释了。当时骂我很狠的人,最后都赞我赞得很暴。很荒谬。我给他们弄得死去活来,先打得我遍体鳞伤,然后再来给我擦跌打酒,说不错的,不错的。每一次都是这样。 很多年之后。内地火了之后他们还不能面对现实,觉得内地这些人不懂看戏。当时跟我们合作的西安电影制片厂,很看不起我跟周星驰,他们制作的都是《红高粱》、《边走边唱》,陈凯歌、张艺谋的电影。那个制片主任丁小鹏在现场跟西安电影制片厂的人说,没办法跟我们港方合作。他们一脸的不屑。过了几年,他们赞我们,《大话西游》的海报现在都挂在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大堂里了。多现实啊!”

  在网络的推波助澜下,越来越多的人去看这部电影,还有许多人翻来覆去的看,每一遍都看出新的感悟,电影也不断被解读,影史地位一路攀升,从而在时隔二十多年后,《大线高分,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!

  很少能有电影能像大话西游一样,从一部电影上升到一种文化现象,这些感悟,更多的是观众自己成长历程中心路的投射。《大话西游》也伴随着一代人成长,成为了我们的青春和回忆,历久弥新。